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卓别灵的博客

你要用光明定义黑暗,用黑暗定义光明。

 
 
 

日志

 
 

再存档一个陈可辛  

2010-04-24 23:50: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来源:新浪娱乐专题
  采写:陈弋弋
  
    陈可辛一直想拿一个纯监制的奖,去年《投名状》那个最佳影片,他说不算。因为那部片导演也是他,“不够纯”。这次《十月围城》终于圆了这个心愿,拿下最佳影片。虽然实际上,他也还是导了片中的一些段落。
  
    在上台那一刻,陈可辛招呼上了另外两个监制黄建新和许月珍,上台后,又挥手叫上投资方保利博纳的于冬、导演刘伟强。致辞时,他不断把身边的人推到话筒前,示意他们说话。这实在是一个太让人感动和振奋的场面。
  
    2009年2月,“人人电影”成立时,曾放出豪言,要三年内拍15部电影,总票房20亿。言犹在耳。但现实却充满意外,照理说,就在他们联手拿了香港电影金像奖的最高奖项之后,由陈可辛、黄建新领衔的“我们制作”和于冬掌舵的保利博纳共同组成的“人人电影”该成为一块电影节的金字招牌。但没有几个人知道,这块招牌现在却写满了未知——《十月围城》虽然是“人人电影”第一部片子,也正面临着一个不知为期多长的休止符。
  
    在与新浪娱乐对话时,陈可辛说起“我们制作”同保利博纳的合作,依依不舍之情溢于言表,“双方都需要冷静一下。”
  
    我调侃陈可辛,怎么你说起合作伙伴的事儿,就像一对恋人——相好时也曾细细体察,很下了一番决心,最后却因为了解而分开,约定再见亦是朋友。陈可辛想了一下,回答说:“人和人的关系,大体都是如此。”
  
    从“人人电影”回到“我们制作”
  
    新浪娱乐:有个传闻,说《十月围城》之后,“我们制作”和保利博纳之间的合作遇到了一些障碍,所以以前人人电影的一些计划可能实行不下去了。是这样吗?
  
    陈可辛:最早建新(黄建新)和我,两个人组成了“我们制作”。我们想了一系列项目,于冬都非常感兴趣,于是加上保利博纳,人越来越多,最后便有了“人人电影”,《十月围城》是公司第一部作品。其实《十月围城》进行到后期的时候,就渐渐感觉到两家公司对电影的理念不太一样,那个时候开始,“我们”的一些新的计划,就没有和保利博纳再谈了。包括《神奇侠侣》在内的新项目,实际上都是“我们制作”在运作。
  
    新浪娱乐:发生了什么事?
  
    陈可辛:并没有发生一件很具体的事,只是一种渐渐的积累。随着我们的相处,了解到彼此对电影的理念是不一样的。
  
    新浪娱乐:怎么个不一样法?
  
    陈可辛:保利博纳以前是做发行的,他们的发行做得非常成熟。例如说,顺着发行的思路,《十月围城》卖钱了,接下来我们应该拍《十月围城2》——当然,于冬没有跟我这么说,只是打一个比方,票房要更好,但是我肯定不想再做了。如果更赚钱,那就意味着演员的片酬要更低,制作成本要压缩,这个我觉得很难很难,因为我觉得那样的话,我就保证不了水准。还有一点,《十月围城》在拍摄时,也的确遇到了许多意料之外的事故,比如说,我们在片场被地头蛇“围城”,停工7天,每天的损失大概60万。当然,身为监制,我理应承担责任。这就是我们一个日常的生活,片场每天都会发生,每天都要面对。《十月围城》是保利博纳迄今为止最大的项目,这些困难对于他们而言是陌生的。
  
    新浪娱乐:最初你们开始合作“人人电影”的时候,说3年拍15部电影,票房要达到20亿。这种涉及到具体数字的话,一般人是不敢讲的,你们为什么当时敢讲?
  
    陈可辛:这些数字当时其实是这样算出来的——我们一共多少人,大概能做多少事,这些事可能要消耗多少钱,那要拍多少部片子,赚多少票房才能挣回来。说实话,3年拍15部有困难,但是10部的话问题就不大。
  
    新浪娱乐:10部还是很多。
  
    陈可辛:恩,当时考虑的是规模化地去做。要拍十几部,肯定就要复制一些通用的模式,这些,又是我不想再重复的事情了。
  
    新浪娱乐:当初和保利博纳成立人人电影,宣布一些美好的计划,还是算圈中一单盛事。现在觉得很失落吗?
  
    陈可辛:不仅仅是你说的失落,我是觉得很挫败,非常挫败。博纳真的是我们精心挑选的合作伙伴。首先,他们的发行做得很好,我对内地发行完全不熟,“我们”来做制作,博纳做发行,很好的搭档。另外,于冬对内地的市场脉搏把握得很好,例如说院线开始做电影投资、媒体开始做投资,这些事,我不知道的,都是他拉来的。而且,我们在合约中,对彼此的利益都做了很好的分配,权利也做了很合理的划分,我觉得不应该有问题了。但是,真正合作一次之后,才发现。电影的事情,和每个人自己的想法有太大的关系,所以还是不行。
  
    新浪娱乐:导演,你这么一说,好似一对恋人,最初看上眼了,结果相处下来,却因为了解而分开。
  
    陈可辛:(笑)恩,有点。
  
    新浪娱乐:那还有再走到一起去的可能吗?
  
    陈可辛:当然,“我们”接下来这些片子,如果遇到合适的,于冬也觉得好,依然会合作,依然会在人人电影这个品牌下经营——毕竟这是我们都很喜欢的一个名字,放弃了多可惜。
  
    不断修正方向,永远都在打江山
  
    新浪娱乐:“我们制作”接下来会有哪些片子?
  
    陈可辛:《神奇侠侣》快拍完了,7月我自己的戏会开,8月再开《血滴子》,我做监制。
  
    新浪娱乐:怎么上来一批都是古装的?
  
    陈可辛:当然是因为现代戏很难拍啊。香港人成长的环境特别现实,如果连续三部戏不卖,我就可以退出江湖了。来到内地拍现代戏时装片不现实,一是我没有内地的这种地气,二是审查制度还是有区别,所以拍古装片就相对比较安全。但是不会是大家想像的那种翻拍。
  
    新浪娱乐:您自己导的,是不是之前说的《钟馗》?
  
    陈可辛:我要拍的《钟馗》会是一个三集的故事,魔幻的,投资应该在三亿左右,三集同时开拍。公司里的人都说,这个一定要你自己拍。可我觉得,要是什么最好的,都拿来自己拍,我这个监制还不如去做回导演。我找了刘伟强来拍,其实他比我更懂如何拍《钟馗》。今年我自己会拍的,是一部武侠片,名字可能就叫《武侠》,这是我拍的真正意义上的第一部武侠片,《投名状》也不能算。《卧虎藏龙》在武打的力学上是有解释的,轻功不是飞来飞去,而需要踩一片叶子借助一根竹子,我最讨厌飞来飞去。我拍《武侠》,想从医学、技术的角度,来表达,什么是我心目中的武侠?还有一部非常想拍的,也是讲了10年的《等待》,目前剧本正在送审。好像经历了这两年,突然有源源不断的题材冒出来,是特别特别想拍的,很巧。本来以为自己可以心安理得去当监制,原来还是想拍。一边输出我的技术做好监制,一边自由地拍一些我真正喜欢的东西。
  
    新浪娱乐:这些作品,采取什么投资模式?
  
    陈可辛:都是独立的一个片子一个片子去谈。也有很多公司希望和“我们”签下一个长期合作的东西,但是经过这次之后,暂时不想和别人签特别长的约,都是先合作一次再说吧。
  
    新浪娱乐:不敢轻易签了?
  
    陈可辛:对,先合作一次再说吧。
  
    新浪娱乐:所以,其实你到内地来这几年,也是不断在修正自己的方向?
  
    陈可辛:对,不断修正,还是要打江山,而且,可能我这一辈子都是在打江山,只是看哪一段顺一点,哪一段难一点而已。
  
    香港观众并不适应主旋律电影
  
    新浪娱乐:你心目中,衡量最佳电影的标准是什么?
  
    陈可辛:就是好看。
  
    新浪娱乐:香港观众喜欢十月围城吗?他们怎么看这部电影?和内地观众视角的不同在哪儿?
  
    陈可辛:当然是喜欢的,因为这是一个香港的故事。但是香港人对比较主旋律的电影还是不熟悉,需要时间去接受。讲孙中山、辛亥革命、国家、民族这些东西以前在香港电影里都是十分少的。不是没有,徐克导演的《黄飞鸿》里面就有,但是确实很少有电影打正旗号来讲这种故事。虽然我们已经运用了很多商业手段,但是对香港观众来讲,肯定还是一个有点陌生的题材。
  
    新浪娱乐:内地观众熟悉你的身份可能是导演,但是其实您也是非常厉害的监制。我们知道,在完成一部电影的时候,导演和监制的使命是不同的。作为监制,你觉得电影的口碑和挣钱,哪个是更重要?
  
    陈可辛:口碑和挣钱同样重要,但是在已经回本的前提下,口碑比挣钱更重要。我还是说,现在是打天下的时候,我觉得要做的是,怎么样保证可以把电影一直拍下去,而不是说要挣大钱。真的,随便一个什么产业,都可以比电影挣钱。
  
    目睹内地投资方之怪现状
  
    新浪娱乐:但是大家都觉得,大片就一定要挣钱,因为大投资的目的应该就是赚取更大的利益?这几年这么多钱涌进电影圈,不就是这个目的吗?
  
    陈可辛:现在真的有很多钱都涌进来了,特别是一些民营资本。这些公司的涌入实际上是很可怕的。我真的遇到有一些民营的公司,也不是做电影而是做其他生意的,他们进入电影行业的方式就是,一旦看到某个新导演刚刚冒头,就立刻把这些导演签下来,然后任何人跟这些导演去谈剧本的时候,首要条件就是,这家民营公司必须在他的作品中投资超过50%的一个份额。
  
    新浪:有钱不是好事吗?
  
    陈可辛:未必是好事。电影需要的钱,是能够真正帮到电影的钱,而不是这种外行的钱。例如说,十月围城的投资,有SMG、江苏广电、天娱、南方电视台、保利华亿,这些都是能在宣传方面帮到《十月围城》的投资方,这些人投了钱,意义不一样。但是你说一个做其他生意的民营公司突然成了最大投资方,这对电影有什么好处呢?我当然不能要,但是他们控制住年轻导演,搞到这些导演出来和我谈剧本,后面跟一个财大气粗的老板来发表意见,让我很无奈。我真的碰到这样的事。我试过跟那些老板说,可不可以先别说投资,我先和导演谈剧本,然后看一下到底需要什么阵容,多少钱,算整个流程,看看能赚多少,再回头跟你谈投资?结果你知道那个老板怎么答我,他说:“你不用算了。多少我们都投,我告诉你,我不是来做生意的,亏多少钱都无所谓。”结果,我听到这个话就想转身走了,他是生意人,说赚钱不重要,我是导演,似乎比他还生意,这不是开玩笑么?大家没有谈的基础了。
  
    所以太多的这种钱进入电影行业,我不认为是好事。你别看他们现在说得口气很大,如果电影中途出了状况,导演说,再追加100万电影会好看很多,批这个钱的一定是我,不会是这些号称不怕亏的人。凡是号称不怕亏的人,我都不信。我反而相信说“这是一盘生意,陈可辛,你不能亏我的钱。”真的,首先要在这样的前提下,大家才有合作的基础,才能说怎么样在不亏本的前提下,把电影的质量做到最好。
  
    《十月围城》做到了回本后略有盈余
  
    新浪娱乐:十月围城其实你心里预期的票房是多少?挣到钱了吗?
  
    陈可辛:我预期是2个亿,后来首映之后,听到那么好的反响,大家都说可以上3亿,我自己也提高了这个期待值。最后电影做到2.93亿,我一度觉得“怎么没上去?”但回过头来想,原先自己期待的也不过2亿而已。有什么可不开心的呢?
  
    新浪娱乐:投资方赚到钱了吗?
  
    陈可辛:中国内地的票房、版权已经让投资方回本了,海外的钱就是赚的。应该不是很多。
  
    新浪娱乐:对你个人来说,对北上的香港电影人来说,《十月围城》是一个成功的模式吗?
  
    陈可辛:成功的地方,一个是题材的选择。我是看过《集结号》才决定拍《十月围城》的,我看到冯小刚把主旋律跟煽情结合得那么好,但有点遗憾的是,他没有用太多空间讲战友们和谷子地之间的感情,如果这个部分讲到了,那么后来,谷子地去为他们要身份的后半段,会更煽情。我绝对是一个煽情的高手,我是很明白什么地方可以让观众感动的,所以《十月围城》其实是一个主旋律和煽情,或者说感人的结合体。这个点,我觉得找得比较对。另外,投资方的融合我觉得也是一个很好的经验。把一些卫视和娱乐传媒带进投资团队里面,对电影的宣传、广告置换都有很大的好处——这是于冬的功劳。
  
    新浪娱乐:这种成功你觉得可复制吗?
  
    陈可辛:没有办法复制。《十月围城》的演员片酬,我告诉你,是极低的,仅仅占投资的20%,如果再来一遍,投资就没有办法控制了。而且实际上,现在中国电影市场上的成功,都还没有可复制性,通过了去年浩瀚的贺岁档,我更意识到这一点,内地观众是最难伺候的,他们的要求最高,需要每一次都是新鲜的,更别提复制了,根本没法糊弄。所以现在真的,大家都是打江山的年代。夏祺/图 邹健/视频
  评论这张
 
阅读(7927)|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