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卓别灵的博客

你要用光明定义黑暗,用黑暗定义光明。

 
 
 

日志

 
 

《水流云在》  

2009-09-29 13:03:24|  分类: 看看看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英若诚的这本传记是他病重住院期间口述给美国人康开丽的,先有英文版,再有中文版。

翻译文体的味道很重,不过不影响阅读。

看这本书,感觉不象是看中国人的经历。英若诚生长在名门,从小看到的听到的都和我们熟悉的无产阶级苦孩子视角不同,对我们熟知的时代和历史事件的感受也与众不同。

叙述的顺序很有意思。

上部讲文革中蹲监狱,很多很多细节,象放电影一样在纸面上滑过。监狱中的英若诚是个狡猾的家伙,他太聪明了,跟各行各业的犯人学各种技能,又用这些技能让自己和别人少吃了不少苦。英若诚在《末代皇帝》里扮演管教干部,他对浦仪说:“撒尿要顺着桶的边儿撒!”语气非常严肃,让你觉得撒尿是件大事。英若诚对监狱生活的回忆,让我想起这段戏。

中部回忆家族历史。英家用两代人就从穷人变成显贵,要是拍成电视剧,怎么也堪比《大宅门》和《乔家大院》吧,当然前提是别让英达来导,这家人拍成喜剧就浪费了。

下部讲到艺术和政治生涯,对小家庭的介绍最多,也是整本书尽显幽默与见识后,流露真情最多的部分。

一个幽默的人光逗乐别人不算本事,一个有见识的人光让别人开眼界也不算本事。

英若诚让你看到他最真实的感情。

他描述1948年第一次见到妻子吴世良,毫不掩饰对她相貌和学识的赞美。他给妻子最深的印象是幽默感,“我对她说:‘我会让你笑一辈子。’我确实做到了。”看到这段话的时候,你已经在前面的章节读到,文革中他们在同一天被抓进监狱,三年之后又前后脚被放出来。你知道他这话不是瞎说的。

1987年吴世良去世,“我有时会突然停下手中正在做的事,想:‘天哪,她走了!我可怎么办?’几乎所有的事都能让我想起她,诗歌或许是对我们共同生活中某个阶段的提示。我不可能把她就此埋藏在心底,绝对做不到。她去世后我每天都想到她。”

我想着每天都想起吴世良的英若诚是什么样子。

这里有个注解,英达和姐姐在一次访谈节目中回忆父母,英小乐说父亲在生病的最后几年常常叫吴世良的名字并和她交谈。英达说:“他有时候跟周围的人说话都当他们是我母亲。那是他一生都有的习惯,生活中遇到任何事,无论是否重要,是否有价值,他首先想到的就是告诉我母亲。尽管表面上他们结婚三十七年,实质上是五十四年,因为我父亲一直和我母亲维持着婚姻关系。”

不知为什么这本书让我感动的地方都和女性有关。英若诚在监狱里获得了一点点特权,他可以为其他犯人买东西,他最先为女犯人们买的是镜子,因为她们很久没有看到自己的模样了。

 

  评论这张
 
阅读(3122)|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