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卓别灵的博客

你要用光明定义黑暗,用黑暗定义光明。

 
 
 

日志

 
 

听史胖子讲那古装大片  

2009-02-06 22:00:07|  分类: 电电电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请史胖子到我节目做嘉宾,我们原来的文案不够好,他看了很愤怒,打电话把我骂一顿,说我做事没激情,在浪费机会,如果不给他限制,他一期谈“大片的苦衷”,一期谈“版本的乐趣”。他骂得我汗颜,第二天约着主持人、编导和刚坐火车回北京的他重新整理了一下话题。

下午录象的时候,史胖子把现场的工作人员都给震了,有个技术员问我节目什么时候播,以前的节目有没有刻碟,他想看一看。主持人中间还被谈论《见龙卸甲》的史胖子感动得哭了。

现在凭记忆写写他在“大片的苦衷”那期谈了什么。

我(即史胖子)在很多场合都批过古装大片,现在我觉得批评得够多了,想讲讲大片的苦衷。

冯小刚拍《夜宴》是真诚的,他让大反派厉帝爱上婉后,知道婉后设计暗杀他,他感到自己用阴谋诡计得到的一切都没有意义,于是选择自杀。让坏人自杀,这是莎士比亚的原著里没有的东西。在婉后暗杀厉帝的前一晚,厉帝为婉后按摩,婉后一直在哭,这时她对厉帝已经有了感情,她希望厉帝发现她的阴谋把她杀了,这样她的阴谋就不会实现,这样死对她也许更好受些。这样的两个人产生了感情,有了复杂的内心活动,这些都是原著没有,也非常感人。

《夜宴》的苦衷在于冯小刚过于被原著束缚,主要人物完全按照哈姆雷特来设置,而实际上《夜宴》这个故事里是不需要黄晓明的角色的,更何况黄晓明是个烂演员。哈姆雷特里的莱阿蒂斯是最后杀死哈姆雷特的人,这代表着平庸的大众对一个天才的不关心不在意和扼杀。而在《夜宴》的故事里,吴彦祖演的王子已经不是主角,主角是章子怡的婉后,整个故事的人物轴心已经转变,完全没必要再按原著来设置角色,这是《夜宴》改编的失误。

《夜宴》代表了大片必须具备的元素之一:真诚,另一部古装大片代表了大片必须具备的另一个元素:主题。这方面最出色的是《投名状》。影院版的《投名状》剪掉了两场非常重要的戏,一是结尾金城武被凌迟,一是三个主角结下投名状之前滥杀无辜,用无辜者的血拜投名状。这个很重要的戏被剪掉了,削弱了主题的力度。按照陈可辛完整的设计,三个男主角实际上都是恶人,他们的兄弟情谊是建立在大恶之上,众生在他们眼里毫无价值,而这种结义的结果必定是最后互相猜疑,杀个你死我活。片中三人对无辜者的杀戮是无情的,而这三人的死却另有一番意味。刘德华死时并不知道是兄弟暗害了他,他心理没有感受到被背叛,这是上天对他的悲悯。李连杰以为自己死在兄弟手下,而不是朝廷手下,这对他也是一个不错的结局。金城武虽然死法最惨,但是他完成了所有的心愿。所以,《投名状》表现的是人性恶,人杀人,无情,天杀人,留了一丝悲悯。片中最让人感动的是郭小东扮演的苏州城的将领,他就象上天的化身,希望以自己的死结束杀戮。别人的哲学是与其你活不如我活,而他是与其你死不如我死。(我的个人看法,很多人说《投名状》是阴暗表现人性恶的影片,而我认为这只是影片的表现形式,这是一部对普通人充满悲悯的影片,“悲悯”一词我在跟别的朋友聊起这个片子时也用过。我喜欢投名状的另一个影片是它对中国近代史的无情隐喻,如果你能看出这层隐喻,相信你走出电影院时会跟我一样浑身发凉。)

《投名状》的苦衷在于尺度,它最有力量的几场戏被剪掉了,让影片的主题大打折扣。(这其实是从另一个角度肯定了投名状)

古装大片中唯一具备想象力的影片,也是大片中最让我感觉可惜的,《无极》。无极可以让人象风筝一样飞,雪狼让昆仑跑过时空去找回尊严,这些段落都让我感动落泪。

可惜,《无极》的苦衷在于实施想象力的不到位。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在陈凯歌、张艺谋这样的导演心中,只有主要角色是人,配角和群众演员都是高度符号化的。倾城在城楼上问将士们想不想看她脱衣服,群众演员全是垂涎欲滴的样子,这样描写普通人,让人无法接受。张之亮的《墨攻》里,(这地方我记不太清了)攻城一方失败撤退,有个群众演员回头望向城门的特写,他的表情是不甘心,他是来攻城的,却失败而走。这样的群众演员特写被张之亮这样的导演照顾到了。

《无极》中可贵的地方都被一个“馒头”解构了,陈凯歌还愤怒还击,一下子成了大众的敌人。其实,陈凯歌的想象力和对爱情的相信,是和年轻人一样,比很多导演更接近年轻人的思维,可是因为心态的问题最终最被年轻人敌视。这方面吴宇森心态最好,电影拍出来就不是我的了,就是观众的了,任你们去说。

有了诚意,主题,和想象力,大片还需要过的一关是“均衡”。由于市场的不均衡,导致大片必然存在艺术上的不均衡。典型的例子是吴宇森的《赤壁》。我在看过《赤壁》的剧本后非常失望,恨了这部电影一年,但是看过上、下两集,我觉得这么大投资的片子似乎只能这样来做,因为它面对的是一个对三国的认知度差距太大的观众群。

《赤壁》的美术设计是大片里最好的,叶锦添为此下了很多工夫,他特意到日本去拜访盔甲博物馆和收藏家,就为考证三国时的人穿什么样的盔甲。普通将领是两百七十多片甲片的盔甲,刘备是两千多片的,因为根据他祖先的墓地的出土情况,证明他的祖先曾经穿过两千多片甲片的盔甲。张飞赵云是冲锋在最前面的武将,他们的甲胄是用金属丝编的,只有曹操的亮银甲是那个时代没有的,为了突出曹操的与众不同做了这样的设计。还有兵器,船只的设计,都仔细考证了历史资料,在视觉上尽量还原历史的真实感。

现在的《赤壁》是制作上精良,而剧情和人物偏幼稚,这是它不均衡的地方。但是,想想看外国观众看见诸葛亮老扇扇子必定会有疑问,谁来解释他的疑问呢,问旁边的人吗,问完了剧情都错过好长了,所以影片中用周喻来问诸葛亮,诸葛亮给个解释,观众就明白了。再说孙尚香做卧底,这样的套路在港片里是常见的,没什么不可以,而且,我们花那么多钱造的曹营用什么方式让观众看到全貌呢,难道让曹操象个导游一个带着大家看吗,画在孙尚香的衣服上,通过她来解释各个兵种的分布,是解决这个问题的一种方式。还有小乔,史书里的小乔从来没说过一句话,而吴宇森让小乔又是为马接生,又是按摩,又是沏茶,让她做了很多家务活,这就是通过她来展示三国时代的生活方式。

小乔让周喻答应她不让萌萌当战马,这是吴宇森的情怀所在。我们这一代赶上了战争,但是我们不要让下一代再打仗。至于说曹操那句“别闹”,这可以说是一句万能的祈使句,无论什么事,就一句“别闹”。

《赤壁》剧本和人物上的另一个问题在于吴宇森作为一个香港导演,是个对战争没概念的导演,所以他让一帮英雄去救兄弟的老婆,这是黑帮片的做法。在很多采访中,吴宇森对人物的表述都是很泛泛的,比如孙权,就一个男人的成长,其实孙权远不止这么简单。

作为一个大投资,面向大市场的大片,《赤壁》把历史浅显化了。不是浅薄,浅薄是贬义词。是浅显,浅显是中性的。就是它把历史编成了一个好理解的故事。

不要期望在电影里看到历史,要在电影里看想象。

 

  评论这张
 
阅读(2881)|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