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卓别灵的博客

你要用光明定义黑暗,用黑暗定义光明。

 
 
 

日志

 
 

《天水围的日与夜》  

2008-11-13 16:47:12|  分类: 电电电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天水围的日与夜》 - 卓别灵 - 卓别灵的博客
        许鞍华的新片《天水围的日与夜》(THE WAY WE ARE)里有很多吃饭的戏。
        女主角贵姐和儿子张家安每顿饭吃两个菜,一个素菜,一个有鸡蛋的菜。贵姐的丈夫已经去世,她在超市卖水果,张家安中学会考之后在家等成绩,每天除了睡觉吃饭就是找同学打游戏。他们住在天水围狭小的廉租屋里。楼里新搬来一位独居的阿婆,买一捆青菜和10块钱的牛肉可以做一顿中饭一顿晚饭。两顿一模一样的饭。
        这两顿一模一样的饭触动了我。我有点儿明白前面那些白开水一样的画面和台词都是为什么而准备的了。
        香港的天水围是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由农村改造的居民区,居住的大多是低收入的劳工阶层.金融风暴后那里经常因失业、贫困和生活压力引发家庭暴力和自杀等悲剧,特别是几年前父亲身患绝症,母亲杀死两个孩子再跳楼自杀的事件轰动香港,香港人把天水围称做“悲情城市”。许鞍华曾经为拍摄那起伦常悲剧在天水围做了半年采访,她发现那里的居民大多过着安贫乐道的生活,享受着细小不足道的生活乐趣,同时保持着人与人之间的一份温情。
        后来因为资金问题那部影片没有拍成,许鞍华就把这些感受融入到《天水围的日与夜》里,片中几个主要人物的生活状态和家庭关系就是香港社会人情结构的缩影。贵姐的两个弟弟在她的供养下受到很好的教育,过上了比她富裕得多的生活,但是家人之间并没有因为阶层上的差距而产生隔阂,贫穷的保持着尊严不愿成为别人的负担,富裕的怀着一颗感恩之心,而这一切都没有被他们挂在嘴上。张家安既不是天才也不是不良少年,他跟母亲没有太多言语交流,两人之间是一种平淡又自然的默契。阿婆跟唯一的血亲断了联系,能慰籍她的只有邻里朋友的帮助和关心。
        看《天水围的日与夜》,难以回避的一个词是“情怀”,尽管很多人在评价它时已经用过,但我实在找不到其他词来取代它。对我而言这是一部没有技巧和手法的影片,能感受到的就是许鞍华对人情世故和平淡生活的理解,对香港和香港人的感情。
        贵姐让张家安帮阿婆搬电视,调频道,换灯泡,阿婆露出了笑容。然后母子俩回自己家继续吃两个菜,阿婆则从柜子里拿出一大包冬菇。她擦去灰尘,撕下价签,看了又看。这个情景让我感动落泪,过后回想起来也说不出感动的是什么。这部影片没故事,“零情节”,有的只是几个角色在生活常态中对各种琐事的反应,或者根本就没反应。
        我想,打动我的是人物的表情,那些生活中随时能见到的表情,只是我们从没象看电影一样好好留意过别人的表情。去香港的时候印象最深的是老年人的脸,大多都不太开心,象阿婆在影片里出场时那样。我不知道这些老年人的故事,但是记住了他们的脸。《天水围的日与夜》让我想起了那些脸上的表情。
        一个人的表情大概就是他的故事吧。

  评论这张
 
阅读(134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