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卓别灵的博客

你要用光明定义黑暗,用黑暗定义光明。

 
 
 

日志

 
 

两千年和两年:三峡好人  

2006-12-14 17:11:5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德国汉堡人卢安克1999年来到中国广西偏远乡村,到今年8月回国之前,他从事了7年中小学义务教学工作。他曾经申请加入中国国籍,但是被拒绝,理由是他既没有为中国做出特殊贡献,也没在国家级单位工作四年以上。卢安克回到德国后给朋友写邮件说:“到了德国,我觉得好象德国人是在梦里生活的,好象德国社会是在传说里的,什么都是理想中的,并不在现实里。”
今年的威尼斯电影节即将结束的时候,生活在梦和传说里的评委们看到了“最后一分钟”送选的中国电影《三峡好人》。在此之前,他们已经看过了21部神秘的,黑色的,诗意的,超现实的电影。他们几乎没有讨论就把最佳影片金狮奖颁给了《三峡好人》,评委会主席凯瑟琳·德诺芙说:“我们都知道,这是一部非常特别的电影。”
《三峡好人》的特别之处在于,它把两段虚构的爱情故事放在“三峡移民”的现实里。这个现实比任何电影都神秘,黑色,诗意和超现实。
山西矿工韩三明到三峡小镇奉节寻找16年未见的前妻和女儿。奉节到处在拆迁移民,前妻的旧居已经淹没在长江里。在等待前妻跑船归来的一段日子里,韩三明加入了拆迁包工队。与此同时,另一个山西人沈红也来到了奉节,她来寻找两年没回家的丈夫郭斌。郭斌在三峡做生意,挣了些钱,有了些势力,也留下一些令人不安的蛛丝马迹。后来,韩三明找到了前妻,决定带她回山西重新开始。沈红也找到了丈夫,告诉他自己喜欢上了别人,两人的婚姻到此为止。
STIILLIFE。静物。《三峡好人》的英文片名。韩三明和沈红的故事由烟、酒、茶、糖这四样中国人最熟悉的“静物”化分成四个段落。两人的命运毫不相干,唯一交叉的元素是一句台词。韩三明在三峡结识的朋友“小马哥”有一天被人雇佣去打人,他说:“斌哥说了,他不会亏待大家。”
《三峡好人》延续了贾樟柯从《小武》到《世界》的一贯风格:长镜头,无表演的表演,大量非职业演员,实景,方言,生活化的台词。很多时候,你并不能清晰领会他的全部意图,但那些费解的段落能让你长久回味。他在片中大胆使用超现实手法,飞碟的出现,被拆迁的楼房象宇宙飞船一样拔地升空,影片结尾,有人在两座楼之间走钢丝。奇怪的是,这些荒诞的事物放在中国的现实里竟变得不足为奇,一点突兀的感觉也没有,片中角色也没对此做出任何反应。
《三峡好人》里有许多只有中国人才能解读的“密码”。拐卖人口遗留的法律和情感真空,移民工程中的黑色势力,权钱交易,底层中国人生活和生命的没有保障,国企问题,小煤窑问题。和片中人物一样,作为观众的我们,面对现实,除了接受,别无选择。由于“小马哥”这个人物的出现,片中时常响起《上海滩》的主题歌,“浪奔浪流”的歌词与长江现实和呼应令人百感交集,而这也是中国人独享的滋味。多年以后,当人们想寻找当代中国人生活的痕迹时,贾樟柯的电影比其他导演的电影都提供了更丰富,更真实的线索。
影片开始不久,韩三明找到移民办,那里聚集了很多讨说法的人,他们冲一个干部大喊大叫,说移民款被贪污了,政策落实得不公平。干部反复解释,最后说,一座两千年的城市,两年就拆了,留下的问题当然要慢慢解决。
两千年很快,两年很慢。这之间的矛盾和平衡需要每个中国人承担和化解。因为好人没有放弃希望,《三峡好人》举重若轻。我们每天活着也是举重若轻。
 
  评论这张
 
阅读(30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