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卓别灵的博客

你要用光明定义黑暗,用黑暗定义光明。

 
 
 

日志

 
 

<玉战士>的视野  

2006-11-09 21:04: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玉战士》是一部需要观众做功课的电影。看前,或者看后。

作为第一部在中国公映的芬兰电影,片中虽然有很多中国元素,导演是“武侠迷”,芬兰男主角说了大段中文,但是影片在叙事方式上却一点也没有迁就中国观众的欣赏习惯,和很多北欧电影一样,它很难懂。

难懂的原因之一是它时空交错,两条时间线不完全契合的推进方式。

考古学家带着神奇的石磨找到铁匠凯,说他是远古英雄转世,只有他能打开石磨。石磨打开后,封存的魔鬼被释放出来,凯也在石磨的能量中逐渐找回前世的记忆。

远古的中国,现代的芬兰,记忆一点点拼贴出真相,只是这些碎片排列得很松散,之间的联系也很隐晦。

和我们熟悉的魔幻史诗,英雄传说不同,《玉战士》的文学源头,芬兰神话《卡勒瓦拉》是一个浪漫悲伤的故事。英雄森普在铲除魔鬼的前一天想过一天普通人的生活,他爱上了一个姑娘,可是命运却预言他永远得不到爱情。而作为唯一能够杀死魔鬼的人,他只要完成使命就能获得永生。在爱情和使命之间,森普选择了前者。他放弃杀死恶魔选择轮回转世,试图打破宿命的诅咒,几千年后,转世的凯依然被这个诅咒缠绕。

第一次执导电影就能拍摄这样一部内涵丰富的影片,29岁的芬兰导演阿尼来认为这是个梦想变成真实的过程。他说他一直努力让影片所有元素“带有一点笑声的悲伤,带有本能兽性的美好。”至于说影片中的两种文化,他说“一种是伴随我成长的文化,一种是越来越让我喜欢的文化,把它们捏到一起对我来说是一种冒险。我希望这种感觉能在影片中表达出来。一种冒险的感觉。”

同样冒险的还有把270万欧元交给无名导演的制片商们,现在他们的冒险精神得到了回报。《玉战士》创下了芬兰电影票房记录,已经发行到30多个国家,被认为是“史上”最佳芬兰电影。

芬兰观众认为,无论以欧洲还是亚洲标准,《玉战士》都是一部低成本电影,也正因为如此,它才将故事的核心放在爱与激情上,它有些天真,但又很独特,这一点,体现在演员们内敛的表演里,也体现在影片的布景、服装和对白上。据说,很多芬兰人看完一遍《玉战士》,抽根烟,喝杯咖啡,然后再去看第二遍,第三遍,因为他们也不是马上就能将影片看懂。对于这一点,他们的解释是:“情节中充满了神秘和未解的东西,你不会感觉一下子就被喂饱了。”

   不同文化背景的人对《玉战士》的解读,拓展出一些新鲜的思路和角度,这些,都是“武侠片东道主心态”不能体会到的。

《银河映像,难以想象》一书里,有一句话很适合用在《玉战士》的讨论中,有位学者评价杜琪峰被低估的影片《柔道龙虎榜》“需要时间才能得到充分欣赏,因为它假设了我们,也象司徒宝一样,必须经过黑暗草业才能抵达光明。。。。所有通向光明的路程,都充满了视野问题。”

视野,确实是个问题,它决定了你的江湖有多大。

  评论这张
 
阅读(2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